• <samp id="nzqwu"></samp>

    1. <i id="nzqwu"><sub id="nzqwu"><dl id="nzqwu"></dl></sub></i>
      <table id="nzqwu"><acronym id="nzqwu"><thead id="nzqwu"></thead></acronym></table>
    2.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校友園地 > 母校情懷
      【郡園情懷】農業部農村合作經濟經營管理總站賀瀟:為青春做傳——回憶我的長郡生活
      來源:長郡中學    作者:賀 瀟    發布時間:2014-05-22    點擊率:11095

      點擊查看原文:【郡園情懷】農業部農村合作經濟經營管理總站賀瀟:為青春做傳——回憶我的長郡生活



      賀瀟近照

      ①賀瀟個人簡歷:

      賀瀟,女,1985年出生,湖南耒陽人。現任職農業部農村合作經濟經營管理總站。

      ②長郡學習年表:

      2000年——2002年:長郡中學高中部001班(班主任:常立新、胡志輝、駱憲武、秦潔)

      2002年——2003年:長郡中學高中部0012班(班主任:徐光明)

      ③長郡畢業后求學和工作經歷

      2003年——2007年:北京大學經濟學院 本科

      2007年——2009年: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 碩士研究生

      2009年——2013年:北京市農村經濟研究中心

      2013年至今:農業部農村合作經濟經營管理總站


      為青春做傳

      ——回憶我的長郡生活

      賀瀟

      2003年的夏天,我離開了度過三年高中的長郡中學,去了千里之外的北京。隨身攜帶的小黑日記本的最后寫著一個標題“我的高中”,下面一片空白。畢業已過十年,這篇文章始終沒有完成。我很想為自己的青春留下些注解,為那些郡園時光和生命中出現的人們做些紀念,但每次追憶往日美好時光卻總陷入紛繁的回憶里,抽不出記憶的線頭。在這兒學習和經歷的種種,不同程度地影響了我的性格、生活態度以及人生理想,直接或間接地決定了我今后的人生道路。

      在長郡,我的生活重心有兩個。其一是理科實驗班。那年學校第一次開辦理科實驗班,沒有現成的模式,用最好的老師,帶著我們一起摸爬滾打。前些日子,同學給我發來教過我們兩年英語的毛里林老師的一篇博文,叫做長郡歷史上首個實驗班的故事,就這么不一小心,我們也變成了故事里的人。起初我們班就四十人,基本都住在學校,每天學習生活都在一起。那時我們住在靠近老校門的青年教師宿舍樓,只有一個單元,男生女生就都住在樓里的套間里。最上面兩層是外教的住所,外教Keith會在平安夜把我們每一間宿舍門都敲響,跟我們說Merry Christmas,會在周末的晚上讓我們去他家看國外帶來的電影碟片。班上的小伙伴們都是一些文藝理科男,會在月夜的澄池邊抱著吉他唱著歌,或者用口琴吹出一些很悠揚的旋律,也有壞性子的小子們會給膽小的姑娘講鬼故事。那時候的校園美得就像自家的后花園。

      這些輕松的時光只是小插曲,大部分時候我們都像海綿一樣拼命汲取知識,并從身邊的師長獲得很多書本上沒有的經驗和思想。初入校便遇見班主任常立新老師,想來是學校特意殺殺各地來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們威風,說話慢條斯理但邏輯性極強,再自詡思想深邃或能言善辯的同學都被唬得一愣一愣。他沒有把考試當成最重要的東西,甚至覺得高考也僅為實現夢想的必經之路而已,只是在不斷提醒我們,要學會思考,懂得為何而學習。因愛而懼,老師余威太盛,大學軍訓時連著三天夢見他,嚇得軍姿都站得格外標準。三年中我們換了四個班主任,幾乎每個重要學科的任課老師都輪換了一遍,教物理的駱憲武老師、教化學的胡志輝老師、教語文的秦潔老師,以及高三時的英語老師徐光明。徐老師是高考名師,工作嚴謹認真、對待學生細致入微。有一段時間我中午睡不著,也學不進去,心浮氣躁,便每天午休時間去找徐老師談心。現在已經不記得談了些什么,但總似一幅師生交談圖浮現在我眼前。徐老師教會我的,是長郡的校訓“樸實沉毅”。還有很多很好的老師,點滴匯聚,終究讓我們變成了今天的我們。

      我生活的另一個重心是生物組。初二那年,來長郡參觀,見到了剛從國際賽場載譽歸來的生物金牌彭曉聿,像個小粉絲一樣和曉聿姐姐合影,還去了科技館的生物實驗室和標本館,立刻就被那些物種繁多、形態多樣、甚至頗為珍稀的動植物標本和全國各地生物夏令營的活動照片吸引住了,好似給我打開了另一個世界。考上長郡的那個暑假,我搭上了生物夏令營的車,啟程去了西藏,從此成為生物組的一個小兵。這時的夏令營,已經舉行了好幾年,先后去過了云南熱帶雨林、東北大興安嶺、內蒙大草原、新疆吐魯番,流傳下來了諸多經典段子。西藏之行持續一個月,我第一次知道植物分類檢索表,練習從植物的花、葉、根等形態特征判斷物種屬別。每次中途停車,生物組的老師同學們四下散去尋找各種有意思的動植物,而后一路都能聽到師生們興奮激烈的討論聲。老師們引導我們把課本的知識和野外經驗有效聯系起來,匡治成老師問我們為什么高山杜鵑都比較粗壯。原來這就是高原環境下多倍體易于形成的一種表現。我們圍著樟子松采野生平菇,晚上吃到鮮掉了眉毛的蘑菇湯,還去金絲猴出沒的白馬雪山希望與猴子們不期而遇。生物組的老師們教會我最重要的是對生命科學興趣和對大自然的好奇。

      此后三年,我所有的業余時間都在科技館四樓的生物實驗室度過,發展到后來還申請停課正式準備競賽。除了教練匡老師之外,還有陳啟同老師、常立新老師、鄧毅萍老師、吳建忠老師、譚建平老師等一眾生物組老師為我們傾注心血,溫暖得好似一個大家庭。讀書做題累了,就默默地練習植物切片。那會兒膽子真大,晚上在實驗室學習,還敢將教學用的人體頭骨拿來嚇唬串門的化學組的同學。生物組向來有傳承的習慣,師兄師姐們畢業走了,總是會把用過的教材、習題冊留下。說來真巧,畢業六年后我在北京竟是通過簽名字跡認出了某位生物組前輩師兄。高中畢業后我沒有繼續學習生物,心中頗感遺憾,雖然生物學的知識已經快都還給了老師,但是對于生命的熱愛,對于世間真理的追求一直沒有變。

      謹以此文敬獻母校110周年華誕。青春雖已散場,不訴離殤。



      Copyright ? 1904-2018 長沙市長郡中學版權所有 地址:長沙市天心區學院街24號 電話:0731-85287900
      郵編:410002 湘ICP備18016640號-1  技術支持:拓維教育  管理員登錄
      直播大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