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nzqwu"></samp>

    1. <i id="nzqwu"><sub id="nzqwu"><dl id="nzqwu"></dl></sub></i>
      <table id="nzqwu"><acronym id="nzqwu"><thead id="nzqwu"></thead></acronym></table>
    2.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校友園地 > 母校情懷
      【郡園情懷】清華大學協和醫學院在讀博士廖理達:憶郡園
      來源:長郡中學    作者:廖理達    發布時間:2014-06-20    點擊率:10713

      點擊查看原文:【郡園情懷】清華大學協和醫學院在讀博士廖理達:憶郡園



      【廖理達小檔案】2003年入讀長郡中學初211班;2006年入讀長郡中學高0601班;2007年獲信息奧林匹克競賽全國一等獎;2009年考入清華大學北京協和醫學院,八年制本碩博連讀,現為北京協和醫學院在讀博士。

      憶郡園

      廖理達

      郡園于我 ,且別于眾多郡園學子,因為母親,我自幼就在這里生活,成長,所以,我比其他郡園學子更熟悉這里的一草一木,而那成長中的朝朝夕夕,點點滴滴,在我考上清華園之前,全都融進了郡園那悠長歷史的無痕之中。

      但是,我和所有的郡園學子又都是一樣的,我們都在郡園度過了最純真,最快樂的時光,在郡園校風校訓的熏陶下,我們從懵懂無知的雛鳥長成了能飛向遠方.經歷風雨的雄鷹。

      小的時候,總感覺我們的城市很大,我們的郡園也很大,其實那時候的郡園真的很小。那時候的長郡,正校門朝黃興南路開,后門臨著黎家坡,厚重的木門在我兒時的眼里巨大無比,辦公樓是紅色的,從一個小門進去。

      幼時的我常生病發燒,所以也常被幼兒園老師“趕”回來,忙碌的母親會把我交給辦公樓里打字室的幾位阿姨照看。那時郡園教學樓只有兩棟,操場邊上有一個小沙坑,我常在小沙坑里壘堡挖渠,在沙堡上插幾根小木棍便是大炮,在沙渠里尿上尿尿便是渠水,不亦樂乎。長大后在郡園念書了,卻總是在抱怨學校怎么那么小,教室里怎么那么擠,球場怎么永遠都不夠用,整個學校怎么就沒有一個老師找不到的角落,我們學子們卻總是幻想在校園里能有一個和老師躲“貓貓”的地方。而現在,離校亦已五載,我竟然發現郡園是這么的大,大到可以裝進所有的青春記憶,那曾經的歡笑與快樂,青澀與叛逆。

      在郡園初高中求學六年,我完成了從少先隊退隊到成人禮的蛻變。回首這六年,最為刻骨銘心的莫過于身邊所有風格迥異但都勤勉奉獻的老師了。是他們指導我養成了良好的學習習慣,是他們教會了我如何善待他人、修身做人。在坊間,曾經有“長郡是地獄”的說法,說的大概是長郡的老師們抓得緊,非常嚴厲。但是身處其中,我卻不這么認為,我覺得長郡的老師們都師從正道,且會因材施教。我初中班主任賀認平老師身上體現得尤為明顯。我當時的興趣愛好非常廣泛,籃球,社工,美術,生物興趣小組樣樣都想做,平時扎扎實實學習的時間并不多。但是賀老師不僅沒有批評我,還鼓勵我多發現自己的興趣所在,多見識外面的世界。我覺得我一直以來能夠保持健康樂觀的學習心態,與對外部世界認知具有飽滿的熱情,必須要感謝初中三年豐富的課余生活。

      進入高中0601班后,我和我的同學們并沒有因為讀的是理科實驗班而成為所謂“書呆子”,因為我們有一位教育有方的班主任徐光明老師。這位被我們愛稱為“徐姐”的班主任,秘訣就是絕不讓學生死讀書、讀死書,尤其注重學生品德的指導培養。徐老師特別注重集體的概念,強調同學之間的幫助,也很在意對于學生情商的培養。往往考得不好不一定會被批評,但是如果心態不好或是思想有偏差就一定會被徐老師好好的教育一番。也正因為有徐老師和班級所有任課老師的用心,即使在高三最忙碌的時候,我仍然覺得班上的氣氛很好,大家就像一家人,彼此沒有保留,互相扶持,一起向著一個目標努力奮斗。這種快樂體驗現在想來仍然美妙無比。

      快樂學習中,長郡校訓——“樸實沉毅”這四個字卻隨著時間而日益沉淀。我高中學的是信息奧賽,且屬于天賦不高的一類,對于難題基本束手無策。但是,在劉濤老師和向期中老師的指導下,我沒有氣餒,也沒有好高騖遠,而是扎扎實實的打牢基礎,平心靜氣,把每個自己會做的題都做對做好,一年后獲得了全國奧賽一等獎的成績。我比賽的成績真的不值一提,可這樣的學習品質可是長郡人的共性。勝不驕,敗不餒,以平常心做好手頭的每一件事。時至今日,我們雖離校多年,但“樸實沉毅”這四個字卻是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身上,相信也印在了每個長郡人的身上。

      高考放榜那一天恰好是我十八歲生日,記得得知分數的時候并不如何激動,反倒是對將要離開的母校產生了更多的眷戀。不舍的眷戀也許是為了下一個旅程更美好,于是,祖國六十周年國慶大閱兵的游行隊伍里有了我的堅定步伐,清華大學的中美聯合支教隊伍有了我的艱苦努力,關愛北京聾啞兒童的“星星雨”活動有我忙碌的身影,以及作為班長,年級黨支部書記的我帶領全班同學一起努力,贏得了北京市優秀班集體稱號等等。這些或許本不值得提及,但我又特別想說明的是因為這一樁樁,一件件勾起的都是我對郡園濃濃的回憶:那寒風中慰問孤老的活動,那烈日下賣報募捐的同伴,那馬路上義務勸導過馬路行人的辛勞,那周一校會升旗儀式上作為年級學生會主席的我演講的稚嫩和沉穩……

      郡園的美好在我心中蕩漾開來,母親的話猶在耳畔:兒子,學醫,很苦的哦,你要有思想準備。當時我回答母親:媽媽,那你說,學什么不辛苦呢?是啊,我現在已經在協和醫院學習了,對學醫之苦,病人之苦,人生之苦有了切實的認識和體驗。林清玄在《我苦,故我在》一文中說“苦的時候,不要白白受苦,總要苦出一些存在的意義,苦出一些生命的超越”。因為“苦比樂優于見道”,“因為苦比樂敏銳、鋒利、綿密、悠長、廣大、無法選擇、不可回避”——或許是專門對我這郡園快樂學習出來的學生說的。

      而現在,母校迎來110周年生日,如果說讓我對母校說一句話,我想應該是衷心的祝福,祝福母校在下一個10年.下一個110年里能再創輝煌,培養更多更優秀的長郡人。如果讓我給學弟學妹一個忠告,我想應是珍惜,人生中不會再有這樣美好而充滿激情的年韶了,而能在郡園中度過這段時光,是你我的福氣,也是你我的驕傲,更是你我一生的財富。

      郡園于我,亦如徐志摩《再別康橋》,深深的眷戀,淡淡的憂傷,濃濃的親情。千百次,午夜夢醒,郡園……故園;千百次,魂牽夢縈,母校……母親。



      Copyright ? 1904-2018 長沙市長郡中學版權所有 地址:長沙市天心區學院街24號 電話:0731-85287900
      郵編:410002 湘ICP備18016640號-1  技術支持:拓維教育  管理員登錄
      直播大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