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nzqwu"></samp>

    1. <i id="nzqwu"><sub id="nzqwu"><dl id="nzqwu"></dl></sub></i>
      <table id="nzqwu"><acronym id="nzqwu"><thead id="nzqwu"></thead></acronym></table>
    2.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校友園地 > 母校情懷
      【郡園情懷】光明網網評中心總監吳叢叢:夢回長郡
      來源:長郡中學    作者:    發布時間:2014-06-13    點擊率:11160

      點擊查看原文:【郡園情懷】光明網網評中心總監吳叢叢:夢回長郡



      吳叢叢近照

      【吳叢叢】1997年—2003年在長郡中學完成初、高中學業后,就讀于南開大學中文系,2007年進入光明日報社,先后擔任編輯、記者。現為光明網網評中心總監。本文轉自教育部主管期刊《基礎教育參考》(中國學術期刊數據庫收錄期刊、中文科技期刊數據庫收錄期刊)2014年第12期。

      夢回長郡

      吳叢叢

      我離開母校——湖南省長沙市長郡中學,已經十年有余。十多年來,我北上求學,京城求職,立業成家,過慣了理性務實和快節奏的生活,見慣了北方短暫的春天和蕭瑟的冬天。但無論內心多少瑣事牽掛,總有一處最深情的角落,屬于長郡。這種感情當然飽含著一個成年人對少年詩意時光的懷念,但更多的是一名學子對師門淵源的深切感念與無限自豪。要談及我想起母校時生發的情懷,岳麓書院中懸掛的一副對聯或可借來自比:吾道南來,原是濂溪一脈;大江東去,無非湘水余波。

      那些當時眼中的尋常風物,總要經歷歲月的沉淀淘洗,才會逐漸顯示出匠心和真義。

      說到母校,讓我印象最深的還是“樸實沉毅”的四字校訓。1997年我到長郡讀初中的時候,長沙市步行街還沒有開始興建。那時候的長郡校門朝向繁華的黃興南路,道路兩側種滿高大的法國梧桐,一入夏天,濃蔭匝地。路旁開著各式各樣的商店、服裝店、音像店……車水馬龍,熱鬧非凡。長郡中學的校門臨街而開,外觀簡樸,毫不起眼。然而正是這方校門,成為擾攘市井與神圣學堂的分界。也就是在這里,我第一次見到曾三先生手書的“樸實沉毅”四個大字,筆力遒勁,鐫刻于麻石,走近校門,一眼就能看見。日復一日,學子們在清晨時分走過大街,踏進校園,四字校訓帶著百年學府特有的寧靜肅穆的氣息撲面而來,一日的校園生活從這里開始了。這場景在我腦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記。幾年后興建校舍,舊校門被封起,新校門重開,校訓也被移掛到科學館大樓的側面。然而,每當有人提及“樸實沉毅”四個字時,我眼前浮現的依然是那一方刻字的麻石。或許那種質樸自然的質感,最吻合這四字本身的含義。

      從長郡的開創者彭國鈞校長起,歷任校長文啟泉、王季范、魯立剛等,無不對校訓身體力行。1936年秋,抗日戰爭前夕,魯立剛校長主持校務。他認為要以“樸實沉毅”律人,需先以“樸實沉毅”正己。任校長前,他原本西裝革履,發式講究,一副瀟灑名士的派頭;任校長后,他剪掉長發剃平頭,改穿布鞋制服,有時一件長衫,唯求整潔。此后八年抗戰,長郡中學四度遷移,屢經考驗。最窘迫之時,學校遷到藍田,家在淪陷區的學生一應膳食都需要學校供應,最多時達到二百余人。當連藍田也一度進入戰時狀態,師生們不得不疏散下鄉,在野外的樹陰下完成一期的課程。面對困境,魯立剛校長赤足芒鞋,到處求助。學生以工助讀,更加刻苦。師生同心,渡過難關。抗戰結束后,全校的圖書儀器竟得以保存完好,所有學戰一廢學,在教育界傳為美談。

      有如此師長,就有如此學生。長郡的學生不慕奢華,不愛攀比,和同齡的少男少女相比雖有一樣的天真爛漫、滿懷夢想,卻少了一分浮夸,多了一分沉著。

      我進入長郡高中部的那一年,長郡中學在高中奧林匹克競賽領域的輝煌才初露頭角。十多年過去,長郡中學在高中數學、物理、化學、生物、信息學五科競賽中取得了驚人的成就。截至今年,長郡學生共獲得全國聯賽一等獎604次,有44名學生入選國家集訓隊,奪得國際奧賽金牌8枚、銀牌2枚,亞洲金牌1枚。在獲獎人數、次數方面一直穩居全國前列。我相信,每一個數字的背后,都有一名長郡學子在科學館度過的彩色的青春歲月。

      雖然我最終成了一名文科生,但我也在科學館四樓的生物興趣小組里度過了一段美好時光。記得2000年的一天,生物組的譚老師采來了大把月桂葉,我們將樹葉洗凈,泡入煮沸的氫氧化鉀溶液中。隨著玻璃棒的緩慢攪動,空氣里開始混合奇特的味道,整個場景頗有些吉卜賽占卜者制備魔法湯的調子。當月桂葉從“魔法湯”里取出時,硬質的葉肉便已基本脫落。我們一片片地用軟毛牙刷清理去除掉殘留的葉面,嬉笑打鬧著把剩下的葉脈浸入五彩紛呈的染色劑中——甲基橙、亞甲基藍、溴甲酚綠……接下來,只需要把繽紛的葉脈晾干,再封進塑封膜里,一張精致的葉脈書簽便制成了。

      后來,我離開了生物組,選擇了文科。曾經并肩奮斗的小伙伴各自在全國生物競賽中獲獎,保送到清華、北大。多少個秋天過去,我們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只有五色的葉脈書簽,依舊絢麗如昔。

      科學館的旁邊就是塑膠操場,操場前有一排筆直的銀杏樹。到了秋天,金色的樹葉隨風搖擺發出嘩啦啦的脆響,遠遠望去燦爛耀眼,像飄浮在半空中的黃云。體育課當然是操場最有生機的時刻。每天傍晚,也能見到自習累了的學生在這里蕩秋千,散步,跑步,踢球。

      長郡中學素有重視體育的傳統。歷任校長,各有奇招。首任校長彭國鈞曾赴日本考察,他特別贊賞日本教育界把身體鍛煉與科學研究擺在同等重要地位的做法。他在校內實行兵式體操,學生一律嚴格按照士兵的要求上操,穿制服,扎綁腿,社會上稱為“長郡丘八”。所謂丘八,其實是“兵”字的拆分。

      校長王季范提倡國術,也就是武術。他常說:“國術既可強身,又能自衛。當此國難方殷,好男兒應馳騁疆場,為國效力,萬一臨危生變,有備無患。”因此,他聘請曾任遜清提督的黃芳九教習華山掌、八卦掌等,又請武林名家陶叔瑜教習大刀和少林棍。一時間,校園內虎躍龍騰,刀光棍影,好不熱鬧。1934年,長郡舉行了一場大規模別開生面的踢毽比賽。校長親自開毽,外來參觀者眾多,接著形成了長沙各中學的毽子熱。

      校長魯立剛即使在戰時,也不曾偏廢體育。抗戰期間,長郡校園遷至安化藍田,以湖湘會館和藍田玉茶莊作為臨時校舍。校舍雖然陳舊,卻是五臟俱全。操場很小,但校籃球隊頗有名氣,籃球隊獲得1941年全省第十五屆運動會冠軍。藍田河水流清澈,是最好的游泳場所。每年5至10月,這里便是課余的歡樂世界。學生們一個個鍛煉得身體結實,皮膚黝黑,互相戲稱“黑人牙膏”。初中學生春秋兩季分批組織童子軍野營,高中組織行軍,既鍛煉身體和意志,又訓練戰時生活的應變能力。

      一百多個年頭過去了,體育精神依然在長郡這方熱土上延續,體育競技至今仍是長郡中學的強項。

      長郡中學的教學樓都是相連的裙樓,統一用乳白色和藍色的瓷磚鋪成外墻,十分整潔。墻上長滿爬山虎,夏天郁郁蔥蔥;到了冬天,綠葉脫落,露出棕紅色的藤蔓。起風的夜晚,四周變得一片青藍,白熾燈的光暈籠罩著布滿瓷磚的樓房,像海中的燈塔。

      第一教學樓入口的墻上,題著這樣一副對聯:“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此聯為明朝東林黨領袖顧憲成所撰,后來人們用以提倡讀書不忘救國。

      長郡中學走過110年,跨過3個時代,歷經兩次革命。彭國鈞校長“做學問需有益于國計民生”的理念,王季范校長“明大義而有專長”的教誨,依稀猶在耳畔。曾經,我們就是在這里睜眼看世界,并且學會肩負人生的責任;一代代學子也都是從這里出發,投入廣闊的社會生活。弦歌不輟,英才薈萃,長郡的歷史與未來,正如佇立于校園的基石所寫:潭州學府,百年名校,如山之堅,如水之長!



      Copyright ? 1904-2018 長沙市長郡中學版權所有 地址:長沙市天心區學院街24號 電話:0731-85287900
      郵編:410002 湘ICP備18016640號-1  技術支持:拓維教育  管理員登錄
      直播大秀